设拉子

设拉子(Shiraz)下机后先办理落地签。

来之前查德黑兰落地签是60刀,实际收了35刀。有几个阿曼哥们被收了人均80刀。
边检查证时问我有没有带头巾,说“在机场里完全没问题,出了这儿可有人管哦。”,见我把披在身上的围巾抬起来,才会心一笑。伊朗是穆斯林国家,女性着装有要求,游客不太严,但头巾是必须的。如果不呢?据说大街上会有道德警察,会把不按照要求着装的人捉起来,不知会怎样

伊朗不接受使用国外的任何银行卡,在机场用美元换了一些里亚尔。打车去了LP上推荐旅馆较多的街,先找家店吃点东西。点了老板推荐的两个当地菜,先上来一盘疑似香菜和一盘被花布包裹的饼。

又上来一盘锤子………这个菜是炖羊肉,要用锤子捣碎了,把汤倒出来喝,再吃肉。
这个菜,长得好像厨师没睡醒,又或者一边打游戏一边做的饭,总之是端出来之前没被认真看过吧。

酿青椒。香料味很足,味道很淡。有一些酸,有一些怪,估计没放盐,香喷喷的黑暗料理。

LP上说伊朗酒店很贵,没有青旅,果不其然都要60刀左右。暴晒加上腹泻导致的体虚,实在是没力气找了,砍了5刀住下。酒店外门与前台都挺有风格的,前台小哥小妹个个漂亮无比。酒店大堂是粉红的(这张照片是第三天早上拍的。)
到处都是精致的花纹和彩色的拼图。这是酒店的房卡。
房间里设施一般,有个小冰箱。我依然在拉肚子,放好行李休息了一会,天就快黑了。

设拉子曾经是波斯文化的中心,一度被誉为是教育、夜莺、诗歌和葡萄酒的代名词。是中世纪伊斯兰世界最重要的城市之一,也是赞德王朝(Zand Dynasty,公元1747-1779年)时期伊朗的国都,这个王朝第一任的统治者在这里修建了许多好看的建筑。

这是卡里姆汗城堡(Arg-e Karim Khan)围墙上的圆塔,一共有4座,每座高14米。这个东南方向的塔略有倾斜,主要是因为它的下面是城堡的浴室和地下蓄水池,时间长了就斜了。许多当地人在这里散步、卖呆,小孩子们在踢足球。

附近还挺热闹的,有个电影院。当地人好像都没事出来纳凉瞎溜达,不少年轻人会热情地说hi,但是没有老巴们那么夸张,大部分都是含蓄地微微一笑。
在果汁店里买了一杯无花果汁。

骑自行车溜达的警察?城管?

修表人。

乞讨的母女。

烤鸡看起来很像样啊!

但是依旧没有放盐……
身体不舒服,情绪也受到很大的影响,买了个电话卡就回酒店了。营业厅小哥的英语不咋地,我的也不咋地,全靠比划。第二天早上依旧处于发低烧+腹泻的状态,我的心已经飞到天上要到处耍,身体却在床上沉沉地睡着。
直到半下午才出门,轻飘飘地瞎逛逛。
这个奇怪的屋顶把我吸引到了瓦洁尔大浴场(Hammam-e Vakil, Vakil Bath)。当时不知道是啥,以为是个清真寺,在门口认真围了半天头巾,顺便看了看热闹。有一对看起来也不像本地人的游客,妹子买票要进去,汉子一副只想在门口坐着等的样子,卖票的老头直接拿走他几张零钱让他也进去,汉子的表情哈哈哈哈哈。

浴室外好多有洞洞的树。
浴室中间是个拱形大厅,屋顶很漂亮。

屋顶下是个喷泉。以前人们在其他的暖房里洗完澡之后,就会来喷泉这休息。

屋顶上的图案。

浴室里还有很多的假人,重现赞德王朝时期当地人生活起居和热气腾腾的澡堂场景。这是婚礼上的新娘和伴娘。

这些漂亮的屋顶。
GoPro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变身成了GoPersia!

隔壁就是瓦洁尔清真寺(Masjed Vakil),在装修。
繁复的屋顶,从天而降的钟乳石。

祈祷大厅里有48根雕花的圆柱。人很少,感觉棒棒的。

广场上的鸽子。

主殿外看起来就破坡的了。如果不是走近,还真不知道这些大而方的屋檐下藏着那么多细而叠的细节,更难以想象在看似平淡的平顶之下却是连绵不绝的拱形空间。
在一篇建筑师视角的游记里,读到了这样的句子:“建造竟是为了消隐,这是多么耐人寻味的建筑哲学。当我以一个建筑师的视角回顾伊朗的建筑之旅时,我想到了《古兰经》中的描写真主的那句话:’他创造诸天,而不用你们能见的支柱。’”

远远地看,这些细碎与消隐都只是浅浅的印象。

出了清真寺,进巴扎。巴扎内又是另外一种景象了,好大好大好大,一眼看不到头。

窗帘店。

装饰画店。

我真怀疑这条道通向的是无穷尽。

巴扎的屋顶上也都是层层叠叠的细纹。

穆斯林妹子们买布。

小吃区的小孩子。

夜色下的步行街。街边有许多小店,卖不少风格浓郁的花衣服,各种手工制品。

逛街比逛景点活色生香,路过了电器一条街,围观了当地人骂街吵架。
地毯店最好看了。

在最热闹的大街上被一个大叔搭讪,大叔们的说辞总是差不多,说自己热爱中国、热爱伊朗、热爱旅游事业,想推销他的包车游服务。给我看了一个本子,上面有来自世界各国人民的留言;给我看了相机里的照片,看起来很有情怀的样子。
本着“越动听越怀疑”的观念,我记了大叔的电话,打算吃饱了再想。烤肉店的老板很爱照相。

码得齐齐的肉排,看起来还比较正常。

吃的时候是这个样子的……旁边的是穿成串烤的西红柿,味道跟长相一样可怕。买了点水果回酒店冰着吃,睡觉前才想起来忘了约明天的行程。给情怀大叔打电话,他说明天上午约了,那就明早再看吧。
早上把行李打包好放在前台,在酒店门口找了个会几句英语的大叔,大叔开价好像是情怀大叔开价的一半多点,还愿意带我先在市内逛逛莫克清真寺。

莫克清真寺(Masjed-e Nasir-al-Molk),在一个小巷子里。
据说中国人给它起了个外号叫“粉红清真寺”。

看过照片,看到实物时还是惊呆了。
光线温柔,屋顶的深蓝色瓷砖静谧,穿花睡衣的老外更是点燃了所有人的自拍热情。


头顶的能量场!赐予我不再拉肚子的力量吧!

这里是莫克清真寺的冬季祈祷大厅,里面只有游客,没见祈祷的人。

时间不多,匆匆拍照就出来了。

回到室外,愈发觉得那些粉红色不太真实。回想这几天见到的人和景,似乎也少见这些妖冶的色调。
连外墙的蓝色瓷砖,都透着一股馒头般厚实的粉色。


伊斯兰常见的颜色主要是黑、白、绿,极少出现鲜亮的颜色。莫克清真寺修建时代是卡扎尔王朝,已经是跟西方世界联系比较紧密的时期了,所以建筑风格中多了一些不一样的元素。
离远点儿,粉色又渐渐地消隐了。相比之下,我更喜欢这些蓝色。整齐的,旋转的,饱满的。

下图右侧就是刚才所在的彩色小厅。从这里可以看到,有一部分窗户已经被拦起来了。

下一站是波斯帝王陵纳什洛斯坦(Naqsh-e Rostam)。
整个景区就这么大。在这块高耸的峭壁上,一共劈凿了四个洞穴。
下车先赶紧买矿泉水,准备的水已经喝完了。伊朗景区的水比城里超市只贵一点取了个整,良心价。

从左到右分别是大流士二世(Darius II)、阿尔塔薛西斯一世(Artaxerxes I,爸爸辈)、大流士一世(Darius I,太爷爷辈)和薛西斯一世(Xerxes I,爷爷辈),这个据说现在历史学家还没有定论。

这里的陵墓是十字形的,洞内已经在亚历山大时期被破坏了。每个陵寝上方都雕有琐罗亚斯德教(拜火教)的标志、该教唯一信奉的波斯智慧之神阿胡拉·马兹达像,代表着君权神授和神灵守护。还刻有许多的楔形文字(包括埃兰文、古波斯文、古巴比伦文),风化得特别厉害,已经都看不太清了。
大流士一世是波斯帝国(阿契美尼德王朝)的第三代君主,他的前任冈比西斯二世征服了古埃及新王国,他比前任还要牛。据说第一代君主居鲁士去世后,冈比西斯干掉了自己的兄弟继位了,打赢了埃及又去打努比亚,有个跟他长得很像的术士就跑出来假冒他弟弟(或者还真就是他),冈比西斯在赶回来的路上又不小心死了,国内一下子冒出来好多自封为王的家伙。大流士一世于是联合其他6个旁系贵族发动政变,被推举成波斯国王。据说大流士一世相当勇猛,曾打了18或者19次大战役,生擒了9个叛王,这才统一了波斯帝国,使之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强盛的国家。

下图就是大流士一世墓,浮雕重现了他英勇抗敌的场景。

大流士在位期间,是阿契美尼德王朝的鼎盛时期。他统一帝国后还西征印度,占领了西北部地区,建立了一个波斯行省;也曾打到多瑙河;还两次试图入侵希腊,第一次在海上被强风吹毁了舰船,2年后带着10万人从海上登陆马拉松平原,最终被只有1万兵力的雅典击败,这就是著名的马拉松战役
(奥运项目马拉松赛跑,全距离42.195km,就是当时从马拉松跑回雅典中央广场的士兵斐力庇第斯跑完的总长度,据说跑到后他喊完“大家欢乐吧!我们胜利了!”就牺牲了。)
大流士一的儿子薛西斯一世的墓。
大流士一世还没来得及想好是先平定埃及暴乱还是继续入侵希腊就死了,作为居鲁士国王的外孙,薛西斯一世继位貌似很顺利,没有啥电视剧般的传说。薛西斯一世洗劫了雅典,但是这次斯巴达人来帮雅典了,最终薛西斯一世在温泉关战败。他的宰相发动了政变,拥立了他(可能)的儿子阿尔塔薛西斯一世继位。大流士二世是阿尔塔薛西斯一世的儿子,收复了小亚细亚沿海地区。(一直以为大流士二世是大流士一世的儿子……)

陵墓上的楔形文字和7幅浮雕据说都是是波斯帝国第二个王朝——萨珊/萨桑王朝(Sassanid Empire,拥有埃兰古文明)时期的,感觉像是跑来说“老祖宗!我也好牛的!可以跟你们这些古波斯帝王排排坐的喔!”。萨桑王朝时期的波斯帝国和罗马帝国打来打去,共存了400多年,被称为最具重要性和影响力的历史时期之一。据说萨珊王朝统治时期见证了古波斯文化发展至巅峰状态,它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罗马文化。
这幅浮雕讲述的是萨桑王朝创立者的加冕,沙普尔一世接受跪在地上的罗马君主投降。据说沙普尔一世抓到过三个罗马皇帝,杀死了一个,另外两个刻在了这幅浮雕上。
雕得满细的,可以看见国王头上有皇冠,皇冠上还有个球状的帽子,戴着项链还带着戒指。罗马皇帝衣服上好多华丽丽的褶子。

这幅好像是国王向王妃授予花环。

陵墓正前方有一座立方体石质建筑Ka’ba-ye Zartosht,被认为是一座拜火教神庙。

然后到了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点这里可以看3D全景。
波斯波利斯曾是一片宫殿群,拥有建造在石制结构上的、由黎巴嫩雪松制作的精美宫殿,是阿契美尼德国王们举行新年庆典、接受臣国贡品的地方,曾是波斯帝国的标志性建筑与宝库。


波斯波利斯建的都城宫殿建造在靠着山坡的巨型平台上。上平台前得爬一阵子台阶,单个台阶倒不高,可以骑马上去。

大流士一世约在公元前520年开始兴建这里,经历了薛西斯一世的继续建设,直到阿尔塔薛西斯一世时才完成,一共持续了60多年。当时它叫做“塔赫特贾姆希德”,意思是“贾姆希德的王座”,贾姆希德是一个传说中更古老的国王,他曾在此选址修建宫殿,阿契美尼德国王们在废墟上修建了波斯波利斯。
“波斯波利斯”是希腊语,代表了“波斯之都”(polis在希腊语中类似palace),意指波斯帝国的第五都城。有趣的是,也正是古希腊有名的亚历山大大帝在公元330年前攻占、掠夺和焚烧了这里,据说是为了报复波斯对罗马尤其是雅典的种种。薛西斯一世修建的四方门,18米高,外号“万国门”。古时候应该很好看的吧。
进门时看见的那侧的神兽是马,出门的那侧是人面翼身兽人。

巨大的翅膀,有点古埃及的调调哎?

这时候来真是个错误的季节,除了入口处,整个景区都没有一棵树,暴晒+无风,晒得人头晕目眩。大家纷纷找各种阴影休息,比如说这根大柱子。

大流士一世的觐见大厅。还有个薛西斯一世的觐见大厅,外号是“百柱厅”,只剩稀稀拉拉的柱子了。

觐见大厅的台阶边上是进贡者进贡的场景,穿着不一样的衣服,拿着不一样的东西。没有导游,也就不知道段子。这个狮子咬马,我以为是象征某国战胜某国,回来一查,说是春天赶走冬天……

后来在德黑兰又看到一套一模一样的,两边看起来都很真,指示牌都语焉不详,不知道哪一套是后期仿造的。

那时的波斯帝国共有35个属国共23个民族、这些浮雕在烈火焚烧及2500年来的风吹雨打之后,依然细腻又恢宏地展现着帝国当年的繁华景象。

而这座曾经另万国来朝的觐见者敬畏不已的宫殿,现在这副断壁残垣的模样,不留情面地记录的帝国兴衰。不知修建者当年有没有预想到这一点。

大流士一世修建的塔恰拉宫(Tachara),据说是后宫。

有个小小的展厅,展览一些器皿、首饰和照片。挺喜欢这种油画感。

波斯王捉狮子。
https://cdn.geowhy.org/yupoo/shenmeyu/FoZdaEZB/JqUYT.jpg
展馆里的照片,本想去找这个视角拍照,但是一出展厅被晒得头晕目眩,爬上山丘区看薛西斯三世的墓穴再下来已经无力再找,只想赶快去到树荫下,顺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偶遇一只蜥蜴。

不远处的山丘上有个类似于帝王陵的,上去一看,是薛西斯二世的陵墓,跟帝王陵的都一样一样的。


从山丘上俯瞰波斯波利斯。

这边的游客很正常,要求合影的不多。

实在是太热了,低头走路的时候忽然觉得旁边有个大家伙


毁得只剩边边角角了,却依然看得出来好华丽。

万国门至景区大门。

狮身鹰头的双头鸟石雕。据说双头造型是波斯波利斯一个标志性的元素之一。

双头马。

终于回到树荫下了,阳光又变得美好起来。

给自己寄了一张明信片,至今还没收到。好喜欢邮票的花纹。

回到酒店,继续拉肚子。厕纸也美美的。

大街上的小卖部。

拿上行李去客运站,坐上了大巴,前排小妹自来熟。

留下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