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多万

伊朗的公交车可好玩了,前排全是穿得黑袍子的女性,后排全是正常穿着的男性。
能坐公交车好嗨的,小伙给司机说了一大堆话,还帮忙给了钱。
上车感觉像是山里的猴子被捉进了动物园,大家都在看你,你还真的无处可去只能被看。幸运的是,看看看着窗外,忽然发现公交车上一个人也没有了。

司机大哥也很嗨,热情地招呼我照相,我一紧张给拍欠曝了。

火车站好大呢!
大房子前是个花园,许多当地人铺着毯子在纳凉喝茶,也不乏笑意盈盈想叫我过去的。想想之前的尴尬,虽心向往之,我还是摆摆手走了。

果然火车票因为赶上周末没有了(伊朗的周末是周四和周五)。公交车也没有了。
倒是看见一个煞有介事的水烟店。

打了个车,小伙子白白嫩嫩胖胖的很可爱,要价相当公道(7-8公里,1刀),好像不太会说英语,说自己是“Free Taxi”。随口问了问去穴居小镇坎多万Kandovan的价格,才要20刀(往返110公里呢),于是愉快地定了第二天的行程。
天气太干,防晒霜一上皮肤就干了,完全抹不开。路过的工地与远方的沙漠。坎多万是一个小村落。
因为现在的休眠火山萨汉德火山曾经的活跃,岩浆和岩灰冷却凝固形成的岩石形状颇为奇幻,像树桩、石柱、蘑菇,又有点像尖塔。从最晚13世纪开始,当地人把这些岩石中的松软部分挖空,像住在窑洞里一样住进了这些锥形的塔中。
这是伊朗的卡帕多西亚。

晚上打上灯,这个地方一定棒极了。

对面的游客也在拍照。

小村很热闹,许多人像是当地的游客。也有开放的洞穴房间,卖当地特产。

离开了城市,女性多了起来。骑毛驴的老奶奶。
一家人。

打算走到对面山坡上去拍拍全景。路过无数家野餐的人。


这小孩穿的跟头一天在清真寺里的小娃一模一样。帐门里露出了三分之一的小昭脸。

这是一堆表兄弟呢,还是一堆基友们。

山坡上有一大家子人。开始各种拍拍拍。我和我的自拍小助手。
捡了一根羽毛,爬上了一棵树,或许我也是住在洞里的。真是太晒了,除了树荫下,哪都呆不住。下山走人。

这些漂亮的脸呐。




村里的杂货铺。

出村了。在这个入口,它又变得像一个普通小镇。

羊在排队喝水。
排队下山。
居然还有公路骑手,还有人穿圆点衫!
司机小伙一边开车一边看书,我观察了一下,发现他看的是《Communication in English》。

然后开始了艰难的交流,小伙似乎是想带我再去逛一逛。
先回旅馆拿行李。这是隔壁的小饭馆,这几天我都在他家吃。
看见招牌上有米饭才进去的,老板说米饭卖光了。第二天去特意告诉我说有米饭了。还拿出手机来给我看他家店是在Google Map上能搜到的,我不禁酸溜溜的说在中国我们上不去Google Map.我错把一罐豆豆酱(也是伊朗难吃的食物之一)当成了开心果,开封后没有要结了帐,老板发现后把钱退给了我。

本来只是饿极果腹之选,却发现意外的好吃,原来根源只是他放盐了!而且还有水煮土豆蘸盐吃!在干瘪瘪无任何味道的烤鸡,熟悉的烤肉香却只是香料店,酸黄瓜味道之后的洋快餐,吃多了就想吐的酸辣淀粉肠片之后,这真是最可口的食物了!!
在城里穿行了好一阵,去看了这个拱门。
后来才查到它是大不里士的知名景点之一,它曾经是一座城堡。大不里士还有城郊的高山古教堂很出名,对于这些未曾到达的不曾被发现的景点,我倒没什么遗憾。遗憾的是留的时间太短,隐约觉得错过了一些慢慢旅行的自由。
小伙试图给我介绍景点,介绍得满头大汗,我在后座饿得嗷嗷叫,终于憋不住邀请他一起吃饭。小伙很高兴地说好啊好啊我带你去一个特别好吃的地方。然后开车像是从北三环去了昌平西环里那么远去了一个饭馆。
饭馆里人特别多,吵哄哄的,饭馆中间有个假山,有许多小动物,笼子里还有好多鹧鸪。这是食物还是宠物呢?
吃饭得拼桌。怎么吃的还是这些东西?小伙居然也知道点可乐!

意外的是,同样是惨不忍睹的烤肉条,这的确实比别家的好吃。
更意外的是,小伙吃得还挺精细。米饭要跟黄油拌匀,烤肉条要淋满柠檬汁,然后一手拿勺一手捏着辣椒啃。确实更好吃哎!

然后小伙把我带去了汽车站。半小时后的车票卖光了,小伙就挨个窗口问(汽车站里有好多家客运公司,一家公司一个前台),买了矿泉水,打电话给他一个会说英语的朋友跟我解释,还一定要帮我把背包扛上了车,说不能让妹纸做这种事。

德黑兰距离这里550KM。
大巴车第一次休息,大家都在路边发呆。一个大叔给了我一颗梨和一大把葡萄。

 

One thought on “坎多万

评论回复 小明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