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释

在西安,感觉它被稀释了。

出站口喷涌而出一波又一波立在黑灰蓝白黄粉紫上的人头,美女们耀眼修长散发着洁白或者晶莹光芒的大腿和大眼,烤肉摊子与隔壁推车上耸立着的烟雾丛林与半露的粒粒胖子石榴,还有打车人那在半空中拉起又悄悄落下的期盼手臂。这些看得见的海洋和沙漠如同连绵不绝的秋风,与秦岭一块儿拔地而起,要将这座城活生生地吞进去,每天在数以光年计的距离里揉搓它、腐蚀它。说不清谁是溶剂谁是溶液,也总有一些不愿沉没的眸子在无声闪烁。比如说只闻细香却未必寻得到芳树的桂木林,比如说细窄街巷头顶那一拱一拱的翠隧道,比如说挥之不去的青灰碎墙下扬起的短秦腔。

就好像我忽然积起了好多坏的情绪,愤懑,迟疑,不舍,后退,不甘,蒙着头言不由衷地任话语字口中吐出,听着钢琴滴滴答答的曲子不愿意起床,看着晒黑爆皮亭亭玉立的鼻头就伸手去找面膜。戴稳耳机,套上连帽衫,踩过乱石坡,滑起脚踏,似乎都是不可溶解的无效药剂。说了不再犹豫,说到底又变成说不出的感觉,徘徊不前。

同样,不知自己是在被稀释,还是在试图吞没什么。

我依然是那副破游客的样子,踩着百货店里七块钱一双的老大爷黑布鞋,右肩扛着巨大的面口袋,盛着一只做工不好的神兽、伪造的证件、小本本与自动铅笔、面巾纸、手机,左肩斜溜着脏兮兮的相机,双手插袋,嚼着柿饼猕猴桃干镜糕或者其它,夜里瞄着地图计划着要去霍去病墓,却总在第二天双手插袋故作自得其乐的样子满大街溜达。

老妈满腹疑惑小心翼翼地来短信:第四次去陕西了,莫非是男朋友家在那边?
噢,我知道,这还是我喜欢的那个西安。

至于为什么我没有搞到一枚西安男友呢,那肯定是因为长得太不好看了。

# 可爱的陕西
在西安的感觉真好
阿哈,中尉
一票难求
大明宫公园真可爱。忘记带神兽来玩了
海底捞~
嗷 小奶糕
在万人广场上坐着看水幕电影
终于打上车了
十月桂花香
# 嗷 传说家的水盆羊肉
# 小GM今天很不准阿
# 阿我也想要金镶玉镯子掐丝团花金杯子莲花瓣金碗还有好看的银盒子 唐朝有钱人真好
# 阿!还有金饼子!!
# 一名可爱的正太居然主动笑笑说阿姨好,好可爱阿
# 围观一对疑似富二代就明天北京西接站事宜开展热烈讨论
# 原来列车晚点的原因是本节车厢的长得象胖张楚的列车员睡着了没开车门,被石家庄站内人员发现后耽误了好一会

5 thoughts on “稀释

评论回复 lainlainlain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