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别

实验室在生地楼六层,大概由于系的年代比较久远吧,楼道里堆了一些灰扑扑的旧物。
前四层立着方格子木头盒装的各种土样,标注着土质和来源省的标签已不是手写的了,沉黄的老柜子仍毫无掩饰地散发着属于地理系的味道;再往上是北京地图、欧亚地震图、师大地理系手绘的世界土壤分布图、中国西部地形图。六层是两柜子塞得满满当当的旧图,纸张都泛黄了,偶露出的附字还挺娟细的。楼梯大且空荡,蹬蹬蹬往上跑,一晃眼看见玻璃柜上映着秋日蓝天红楼绿树。

一抬头又是巨大西部地形图一幅。
立马自动生成了路线图,原来我真的骑了挺远的呀。
偶尔回办公室帮忙,一切都还很熟悉,开箱打水几乎都凭直觉。
路过橱窗看着这张四月份的照片。
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再不跟这些大一二孩子们站一块啦,太显老=。=

生活不再满当当,当所有日杂事件统统需要由自己来挑拨安排时间后,一切都变空了。
逐一按项,用各种空来填满它。
就像用各种杂物来占领一面桌子。

最近在读《三体》,满脑子光怪陆离的故事。多少也消解了些行前紧张。
虽则去太白或许会有些悲剧,但先去了再说吧。


One thought on “一别

评论回复 smartbee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